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

编辑:小院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7 13:28:29
编辑 锁定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》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的词作。此词以男子的口吻,写一女子弹筝的情景,并在其中渗入爱情与离愁。上片描写从前女子在与情郎相聚时弹筝的情景;下片写此时两情隔绝,凄苦难禁。全词营造了一种萧瑟凄清的艺术境界,蕴藉含蓄,韵味悠长。
作品名称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
创作年代
北宋
作品出处
全宋词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欧阳修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作品原文

编辑
生查子
含羞整翠鬟,得意频相顾。雁柱十三弦,一一春莺语。
娇云容易飞,梦断知何处?深院锁黄昏,阵阵芭蕉雨。[1] 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注释译文

编辑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词句注释

⑴生查(zhā)子:唐教坊曲名,调见《尊前集》。又名“楚云深”“相和柳”“晴色入青山”“梅溪渡”“陌上郎”“遇仙楂”“愁风月”“绿罗裙”等。双调,四十字,仄韵格,前后片格式相同,各四句两仄韵,上去通押。各家平仄颇多出入。上下片各与作仄韵五言绝句相仿。单数句不是韵位,但最后一字限用平声,在双数句用韵。
⑵翠鬟(huán):妇女环形发譬称鬟。翠鬟,泛称美发。
⑶雁柱十三弦:筝有十三弦;琴柱斜排如雁斜飞,称雁柱。这里均代指古筝。
⑷“娇云”二句:语出宋玉高唐赋》:“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,望高唐之观,其上独有云气,崪兮直上,忽兮改容,须臾之间,变化无穷。王问玉曰:‘此何气也?’玉对曰:‘所谓朝云者也。’王曰:‘何谓朝云?’玉曰:‘昔者先王尝游高唐,怠而昼寝,梦见一妇人曰:“妾,巫山之女也。为高唐之客。闻君游高唐,愿荐枕席。’王因幸之。去而辞曰:‘妾在巫山之阳,高丘之阻,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。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。’旦朝视之,如言。”容易:犹言轻易。
⑸梦断:犹梦醒。[1] 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白话译文

似娇还羞地抿了抿秀发乌鬟,笑靥盈盈,秋波流转频频顾盼。玉手纤指轻弹,筝声婉转欢快,琴弦飞荡回旋,似春莺传情,低语交欢。
曲终人去,宛如飞云飘逸,只留下娇柔的身影。春梦已断不知何处寻觅。庭院深深,锁住的是寂寞和黄昏,还有那阵阵凄雨敲打芭蕉声。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创作背景

编辑
此词是用男子的口吻,回忆了自己喜欢的一位女子弹筝的情景。这是代言体作品,其创作时间难以考证。[2] 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作品鉴赏

编辑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整体赏析

此词以男子的口吻,写一女子弹筝的情景,并在其中渗入爱情与离愁,得声情并茂,是一首意味隽永的词中小品。
上片描写从前女子在与情郎相聚时弹筝的情景。起首一句好似一个特写镜头,先画出这位女子的娇容美态。此时她仿佛坐在筝前,旁边站着一位英俊少年。在弹筝之前,她娇羞怯怯,理了理头发。“含羞”二字表现出女子的娇柔之美。“整翠鬟”三字把她内心深处一股难名状的激动感情恰当地反映出来。下面“得意频相顾”一句,是写这女子弹筝弹到高潮,她的感情已和筝声溶为一片,忘记了方才的羞怯,不时地回眸一顾,看看身旁的少年。这是用白描的手法表现演奏者与欣赏者的感情交流,写得非常准确而生动。
“雁柱”二句具体地描写筝声。唐宋时筝有十三弦,每弦用一柱支撑,斜列如雁行,故称“雁柱”“一一春莺语”,系以莺语拟筝声。白居易琵琶行》云:“间关莺语花底滑。”韦庄菩萨蛮五首》云:“琵琶金翠羽,弦上黄莺语。”似为此句所本。前一句以“雁行”比筝柱,这一句以“莺语”状筝声,无论在视觉和听觉上都给人以美感。而“十三”、“一一”两组数字,又使人觉得女子的十指在一一按动筝弦,轻拢慢捻,很有节奏。随着十指的滑动,弦上发出悦耳的曲调。在这里,词人着一“语”字,又进一步拟人化,好像这弦上发出的声音在倾诉女子的心曲。而这心曲又是愉悦的,象征着他们的爱情十分美满。
下片写此时两情隔绝,凄苦难禁。“娇云”二句,语本宋玉《高唐赋》,暗示他们在弹筝之后曾有一段幽会。然而好景不长,他们很快分离了。著以“容易”二字,说明他们的分离是那样的轻易、那样的迅速,其中充满了懊恼与怅恨,也充满了怜惜与怀念之情。“梦断知何处”,表明他们的欢会像阳台一梦;然而鸳魂缥缈,旧梦依稀,一觉醒来,仍被冷冷清清的氛围所笼罩。这就逗出了意境悠远的结句。
结尾二句,写男子深院独处,黄昏时刻,谛听着窗外的雨声。这是从字面上理解,若从全词意脉来看,实际上是虚拟的筝声。阵阵急雨,敲打芭蕉,这是男子在回忆中产生的错觉,也是他迫促烦躁心情的写照,同时又表现了孤栖时刻幽寂凄清的况味。雨声即为筝声,这样的筝声,最易触动愁绪。
这首词在艺术上具有很多特点。一是巧妙地运用了哀乐对比。上片充满了欢乐的气氛、明快的节奏;下片则情深调苦,表现了孤单寂寞的悲哀。以乐景反跌哀情,故哀情更为动人。二是虚实相应。词中正面描写弹筝的女子,而以英俊少年作侧面的陪衬;上片中写这男子隐约在场,下片中则写女子在回忆中出现,虚实相间,错综叙写,词中的感情就不会变得单调。三是善于运用比喻,如以“雁行”比筝柱,以“莺语”拟筝声,以“娇云”状远去的弹筝女子,以雨打芭蕉喻筝中的哀音,或明比,或暗喻,都增加了词的形象性和感染力。最后一点是采取了跳跃的过渡形式。按照生活逻辑,上下片之间,应该有欢会,有饯别,可是词人却一笔带过,没有正面描写。他所着力刻画的只是初会和别后的两个阶段,因而显得笔酣墨畅,婉曲动人。[2] 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名家点评

清代黄苏《蓼园词选》:次一阕写别后情怀,无限凄苦,胥以筝寓之。……凡遇合无常,思妇中年,英雄末路,读之接堪泪下。[2] 

生查子·含羞整翠鬟作者简介

编辑
欧阳修像 欧阳修像
欧阳修(1007~1072),北宋文学家、史学家。字永叔,号醉翁,晚号六一居士。庐陵(今江西吉安)人。天圣八年(1030年)进士。累擢知制诰、翰林学士,历枢密副使、参知政事。宋神宗朝,迁兵部尚书,以太子少师致仕。卒谥文忠。政治上曾支持过范仲淹等的革新主张,文学上主张明道、致用,对宋初以来靡丽、险怪的文风表示不满,并积极培养后进,是北宋古文运动的领袖。散文说理畅达,抒情委婉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;诗风与其散文近似,语言流畅自然。其词婉丽,承袭南唐余风。曾与宋祁合修《新唐书》,并独撰《新五代史》。又喜收集金石文字,编为《集古录》,对宋代金石学颇有影响。有《欧阳文忠集》。[3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叶嘉莹 邱少华.欧阳修词新释辑评.北京:中国书店,2001:39-40
  • 2.    徐培均 等.唐宋词鉴赏辞典(唐·五代·北宋)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8:471-472
  • 3.    唐圭璋 等.唐宋词鉴赏辞典(南宋·辽·金)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8:2468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中国文学